*此為《進擊的巨人中學校》二次衍生文,與原作無關

*CP:里維X韓吉

*2016里維韓吉生賀文(2018的生日都快到了,我到底拖了多久)(抖...)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時序進入二月,春寒料峭,枯樹枝頭還沒冒出櫻花花苞,光禿禿地,感受不到初春的活力。里維和韓吉所居住的城市下了一場雪,這場雪輕輕落下,染白了街頭,從傍晚開始,靜靜地靜靜地,當韓吉和納拿巴走出辦公大樓時,卻也累積到了腳踝。

 

  「啊……居然下了這麼多,真想給里維看看呀~」韓吉像個小學生般地蹲下來,從玻璃門旁排列的盆栽上捧起一堆雪,再張開手掌,任由雪塊從指尖滑落。

 

  納拿巴則拉緊了大衣,繫上圍巾,雪還沒停,但已經不像剛落下時那麼大,不撐傘也無妨。

 

  「拍照傳給他吧,看到妳傳的訊息,他一定會很高興。」說罷,她也拿起手機,往林立高樓大樓的大街按下快門鍵。

 

  這個禮拜包含里維和米可、艾爾文在內的高級幹部,被召集去海外出勤,韓吉自己在家待了兩天,因為時差因素,她無法一直打電話給里維,沒有說話對象的她幾乎快悶壞,經過屋主小矮子同意,邀請納拿巴在周末前來家裡,準備開上一晚女子會。

 

  只是兩人同樣工作到時針過九,都沒了做菜的興致,便達成一起去超市採買的共識。踏著紮實積雪,從學生時代就是親友的兩人有說不完的話,在車站附近的大超市買了不少下酒菜和啤酒,也撿便宜買到打折壽司和便當,提著大包小包前往車站前,被一個熟悉的聲音叫住。

 

  「韓吉學姊!納拿巴學姊!」

 

  率先打招呼的是韓吉研究室裡的新人,同時也是學妹,總是打扮得時尚可愛的妮法,以及倚靠著她,兩個月前剛嫁做人妻的佩特拉。兩人是中學時地下社團「調查團」裡的兩朵小花,受前輩呵護,也受後輩愛戴不已。

 

  不過,生性認真到幾乎不苟言笑的佩特拉,今天看起來有些不同。她緊緊靠著妮法,雙頰紅通通的,眼神也有些渙散,當她看到韓吉,雙眼忽地放大。

 

  「韓吉學姊~上次、嗝、謝謝學姊來參加婚禮~」

 

  她笑得有些恍惚,放開妮法,突然撲向韓吉,一股濃濃酒味隨即透過沁冷的空氣傳來。

 

  「等、等等,佩特拉妳喝多了!」

 

  「哇~乖小孩佩特拉可以喝到那麼醉還真稀奇,發生什麼事了?」納拿巴完全一副看好戲的樣子,順道接過韓吉手裡的壽司盒,讓她可以挪出手拍拍佩特拉的背。後者將臉完全埋在韓吉胸前,晃著晃著忽地哭了起來。

 

  「嗚、嗚嗚……學姊,都是歐魯那傢伙……

 

  哭著哭著佩特拉便幾乎進入昏睡狀況,緊緊靠著韓吉,小鳥依人的樣子是楚楚可憐,卻也令其他三人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納拿巴和韓吉交換了眼神,一個負責叫計程車,另一個轉向妮法。

 

  「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來我家?我們來開女子會吧。」

 

**

 

  反正是一個是三個都無所謂了,弄亂的房子,在里維回來前收拾好就好了吧?

 

  韓吉在心底對男友道歉,一邊咬了一口雞皮,目光看向已經控制不了的三人。佩特拉在到家不久後就醒了,本來還一度紅著臉為自己的失態道歉,被納拿巴一灌酒,又立刻回到方才在街上遇到的狀況,這次連妮法也淪陷,兩人一直被納拿巴灌酒,韓吉自認酒量不錯,勉勉強強擋下她的猛烈攻擊,否則如果連她也淪陷的話,明後天里維要回來,她可能又要無家可歸了。

 

  「學姊……歐魯真的好過分喔……明明自己也是媽寶,卻對我嫌東嫌西的!」看來新婚小倆口似乎吵架了,佩特拉搖搖晃晃地細數歐魯的不是,納拿巴也加入戰場,開始說米可的不好,兩位人妻相依相偎,反而換妮法站在旁觀者的角度。

 

  「男人結了婚都是這樣的,之前什麼海誓山盟,事後都像得失憶症!」

 

  兩人的情緒越發激動,韓吉一邊要她們聲量放低,免得鄰居來按門鈴,一邊要傳簡訊給里維,讓他告訴歐魯他老婆在他們家,不想妮法已經先傳了,輕輕按下韓吉的手。

 

  「學姊放心,歐魯已經知道我們在這裡的事了,不然明天早報可能會出現一個大街小巷大小聲喊『佩佩妳在哪裡~?』的新聞,那也太丟臉了。」

 

  妮法沒有參與抱怨大會,一方面還年輕,一方面她也還單身沒對象,研究室的工作或許忙到沒時間認識男人吧?韓吉忍不住向她道歉。

 

  「沒這回事的學姊,其實……我有喜歡的人。」明明音量不大,妮法這句話一出口,納拿巴和佩特拉突然像是被按下靜音鍵地轉過身來,兩雙眼睛都睜得老大。

 

  「是誰?」

 

  「哪個幸運男人可以得到我們家小妮法的青睞?」

 

  「有掛?我也想知道!」

 

  三個女人四雙眼睛(韓吉自己佔兩雙)都緊緊盯著妮法,但後者只是苦笑,輕輕擺手。

 

  「不過,他也有喜歡的人了,所以我應該沒機會了……

 

  「咦~?死會可以活標啊?」

 

  「妳該不會告白過了吧?」

 

  「啊!」佩特拉忽地喊出聲,在妮法苦澀的笑容中,即使酒醉,愛情腦(和八卦雷達)還是通常運轉的她,得出一個確實不算甜蜜的結論。 

 

  「……韓吉學姊,妳和里維學長,你們…..還好嗎?」話鋒突然一轉,佩特拉看向韓吉出聲問到,這時機點實在不湊巧,納拿巴用莫名的眼神看著佩特拉,而以心電感應達成共識的妮法則以感激的眼神看向摯友。

 

  「欸?很好啊?怎麼突然這樣問?」

 

  「仔細想想,這裡就是韓吉學姊和里維學長同居的地方呢?嗚嗚……」佩特拉發出假哭聲,故意伸手摸了摸沙發和抱枕。然後舉起手,彷彿在回答老師問題那般。

 

  「好!我先來自爆好了,其實學生時代,我喜歡過里維學長,對不起,學姊別生氣!」她說完,立刻雙掌合十彎腰道歉。

 

  一瞬間,韓吉腦中又浮現了那個聲音。

 

 

  ──里維學長,我喜歡你,請你和我交往!

 

  ──……好啊。

 

 

  「欸?啊、不、不會生氣,那都是以前的事了…..」韓吉搔搔鼻頭,總不能說那時自己到處在找里維,一不小心就聽到了令人害羞的告白現場。

 

  「我也向學長告白,結果一秒就被打槍了!」

 

  「這樣啊……欸?妳說了什麼?!」

 

  韓吉的聲調突然拔高,這下她真的不明白了,打槍?里維不是答應佩特拉了?兩人還交往了一陣子,最後為了不明原因而分開…..

 

  佩特拉說完,又開了一瓶啤酒,咕嘟地喝了一大口。

 

  「哈~他說『好啊…..雖然我很想這樣答應妳,但是,我有喜歡的人了。』我問他是韓吉學姊嗎?他還露出好驚訝的表情,明明就很明顯!」她故意學里維的聲調放低語氣,末了拉了拉領子,和小矮子真的有八七分像。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里維學長從以前就深深喜歡著韓吉學姊,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我告白,只是為了讓我自己死心罷了。」

 

  納拿巴也同意她的話般地拍了拍韓吉的肩膀。

 

  「你們被叫做『連體嬰』不是沒有理由的,總是妳在前面一直跑,里維在後面一直追,還要幫妳撿拾爛攤子。」

 

  「學長對學姊的感情至深,真是好感人喔……」妮法也露出小女人般的表情,雙手交握貼在頰邊。

 

  「就是說啊,如果歐魯也有學長深情的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的話,我們就不會那麼容易吵架了嗚嗚嗚…..」說罷,佩特拉又哭了起來,惹得三人趕忙安慰。

 

  後半段聊了什麼,酒也喝開了的韓吉印象就不真切了。她只一直記得佩特拉說的,當時,準備升上三年級前,里維早就喜歡上了自己。

 

  「韓吉,妳三年級時和里維鬧翻,和佩特拉的告白有關係嗎?」

 

  待納拿巴與妮法合力將佩特拉搬上床,妮法也一起就寢後,仍在客廳的吹整頭髮的納拿巴,叫住了正在收拾杯盤的韓吉。

 

  「欸……我們鬧翻,有這麼明顯嗎?」

 

  納拿巴嘆了口氣,一邊撥澎自己的短髮。

 

  「就跟他喜歡妳一樣明顯……我和米可一直在猜,是不是他暑假對妳出手,還做過頭了,妳才開始躲他,這下我知道原因了,當時妳現場對嗎?還聽到里維說的『好』。」

 

  見韓吉機械似地點頭,納拿巴終於忍不住,她從沙發上起身,抓亂韓吉的頭髮。

 

  「這下子誤會解開了嗎?雖然你們兩個開始同居,但實際上有些話還沒講開過吧?米可很擔心喔,他說過里維『聞起來的味道感覺很煩惱』。」

 

  「煩惱?為什麼?」韓吉忍不住失笑,總是不苟言笑,將話藏在心底深處的里維,碰上可以氣味判讀人心的米可,也無法隱藏自己了吧。

 

  「這我怎麼清楚?這是妳的課題,妳要認真面對喔。」

 

  說罷,她便開始收拾吹風機,準備睡覺了。

 

  「吶、納拿巴。」

 

  兩人睡在客廳,做主人的韓吉拿了備用床包組睡地上,將沙發讓給客人的納拿巴,睡前,韓吉忍不住又叫了自己最要好的朋友。

 

  「怎麼啦?」

 

  她聽到她翻身的聲音,只是黑暗中看不真切她的臉,應該是面向自己了。

 

  「……如果我結婚的話,妳要做我的伴娘喔。」

 

  「哈哈,放心,這是一定的。」

 

  結婚啊……納拿巴枕著手臂,開始思索是不是要讓米可對里維多些提點才好。

 

  「謝謝妳,晚安。」

 

  「快睡吧,他們周日就回來了。」

 

  隔天,近乎凌晨才睡的四人的睡到日上三竿,直接將周末睡去一半,好不容易撐著宿醉起床的韓吉準備去拿早報時,才發現擔心老婆的歐魯已經站在門外整整一個早上。外頭被白雪覆蓋為銀白世界,連帶歐魯也掛著一道銀白的鼻涕,一邊道歉,一邊哭著和佩特拉來個世紀大和解。

 

  最後,送走大夥,換過床單,韓吉再度躺上床時,手機像是算準了時機般地響了。

 

  「早安,里維。」

 

  "......下午好,她們都回去了嗎?"

 

  才聽到這個聲音,韓吉忽地有種想哭的感覺,好像等了太久,等到她幾乎忘了距離上一通電話,不過一天以前。

 

  「回去了,我正準備睡回籠覺。」

 

  "睡吧,醒來以後如果要解酒藥,在廚房櫃子第二層……算了,我傳訊息給妳吧,等等醒來再看…..

 

  「里維,這裡下雪了。」

 

  "嗯,在新聞看到了。"

 

  「等你回來,如果雪還沒融的話,我們再一起堆雪人吧?」

 

  "……如果妳不會被雪凍得呱呱叫的話。"

 

  「嘻嘻,快點回來!」

 

  "知道了知道了,明天就回去。洗好等我。"

 

  「變態小矮子!」

 

  "臭四眼,快睡吧。"

 

  掛斷電話,韓吉便脫下眼鏡,抱著里維常用的枕頭,昏沉睡去。

 

**********

主題十八:朋友來探望

這次透過女子會的概念,偷偷放糖(欸)

不過實際上的女子會,在出了社會以後要這麼盛り上がる真的不容易呢......

韓吉2018年的生日就要到來,代表這篇文我拖了足足兩年.....(菸)

九月到了,新學期新氣象,希望這個月可以不要波瀾萬丈,順利度過,然後十月順利迎接考試(合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ku 的頭像
Toku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