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揚的二胡聲在夜裡響起,今天,睽違許久,秀麗終於能結束必須假扮貴妃的生活,看著劉輝和十三姬能有情人終成眷屬,她心裡也很開心,只不過回到陸府後,左等右盼的,就是盼不到那高傲自大的男人。她獨自坐在回廊的涼亭,後邊就是池子,映照著滿天星輝閃閃發光。

 

  (該不會今天晚上又加班了吧?)

  

  拉著二胡的沒有停,秀麗微微皺著眉頭,心裡那頭亂撞的小鹿似乎也累了,或許今晚見不到他。

  

  (明明那麼久沒見……都不會稍微想我一下嗎?那死清蛾!)想著想著,秀麗不悅的閉起雙眼,想要好好享受自己的二胡聲,卻想起了劉輝的那句話。

  

  『你愛著陸御史嗎?』

  

  她的心好像停了一拍,呼吸微微加快著。

  

  ──是阿……我愛他嗎?

  

  不知不覺中,清雅已經是不能取代的特別了。待在後宮的這段時間,膽顫心驚,但是秀麗一直相信著,只要清雅接管了這個案子,只要自己還是清雅的"娘子",他就不會棄自己於不顧,他一定會保護著她,因為是那個自傲而自信的清雅,只要有他,凡事都能迎刃而解。

  

  ──我就是這麼相信你喔……別讓我失望了。

  

  她睜開眼,看著在半空中的弦月,不知怎麼心裡卻發冷了起來。

  

  (那麼晚沒回來……清雅不會有事吧?)

  

  這次暗殺事件那麼嚴重,如果他是在追查過程中出事……

  

  (那一定會有人告訴我的,既然沒消息那就一定是好消息!)一邊想一邊點頭,秀麗深吸一口氣,要自己把這種不安的念頭拋開,她又閉上眼,繼續拉著二胡,沉穩的聲音,也緩和了她的情緒。

  

  (既然一直沒回來,明天我再去找他好了!)想著,秀麗忽然覺得頸子上一陣冰冷。

  

  「咦?」她驚訝的睜開眼,清雅不知何時已經站在她面前。

  

  他將臉湊近,大手撫著秀麗的臉,吻了下去,秀麗則是還來不及反應,只是睜大眼,享受這遲來的一刻美好。

  

  過了許久,清雅才放開秀麗,兩人都微微喘著氣。

  

  「……那麼久不見,有沒有很想我啊?秀麗娘子?」清雅挑眉,露出平時的招牌笑容。

  

  「……你你你你你才是吧?一回來就這樣,是想我想到快瘋了嗎?」秀麗脹紅著臉,心跳快要破表。她將二胡放在一邊,顫抖著。

  

  「……是啊!我想妳想到快瘋了!」口氣中充滿心疼與喜悅,清雅又將秀麗摟進懷中,難得他那麼坦率,反到讓秀麗很不習慣。

  

  「……你是怎麼了阿?要嗆我也行,快變回平常的清蛾吧!清雅夫君。」感受到清雅同樣也在抖,秀麗有些不知所措的回抱著他。

  

  「這樣阿?那好……妳沒事真是太好了……

  

  「等一下,這不是嗆我吧?清雅,你真的不太對勁喔?」

  

  「不嗆妳不行嗎?妳就這麼想被我嗆啊?難得本大爺那麼感性呢!妳就不能說句『阿~親愛的,我平安無事的回來了!』之類的話嗎?真是不懂風趣的女人啊!」清雅拉開秀麗,沒好氣的抱怨著。

  

  「什、什麼親愛的?你你你……真的那麼擔心我啊?」講到這裡,連秀麗自己都臉紅了。

  

  「……妳想太多了,我擔心妳做什麼?妳這次任務只能算是僥倖成功,別高興的太早!妳一定還沒回到葵長官那兒報告吧?明天要記得回去啊!」雖然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的放開秀麗並別過頭,但清雅臉上卻多了一道難為情。

  

  (……啊阿……他該不會也在害羞吧?)

  

  「所以你真的在擔心我啊?清雅?」這次,換秀麗玩味的看著他,一直追著他問。

  

  「我就說不是!再吵就把妳嘴巴堵起來!」

  

  「咦?什麼嘛~好小氣喔!都不講~」其實心裡還滿期待他堵自己的嘴巴,不過秀麗還是乖乖的靜了下來。

  

  「那……上官菊那裡,現在如何呢?」

  

  「我已經將她送回去了,上次妳說的"答應聽從我一件事"……應該可以兌現了吧?」倏地,他又恢復壞壞的笑,一手將秀麗隔在柱子及他之間。

  

  「……你想做什麼?」這次無論如何也沒有轉圜餘地了,畢竟當初是自己很努力要求他放過菊,現在講價也很沒意義。

  

  「妳希望我做什麼?好讓妳安全還債?」就算不安全也沒關係,反正現在我已經是你的人了……秀麗想著,然後下一秒,為自己的想法深深感到害臊。

  

  「呵!妳該不會在想,反正都是我的人了,做什麼有差嗎?這類的事情吧?」

  

  「天阿……還猜的真準……」秀麗小聲低咕,不過都被清雅聽在耳裡。

  

  「那麼,就如妳所願好了。」說罷,他將唇貼附在秀麗的頸子上,忘情的吸吮著。

  

  「等……等一下……這裡是庭院阿…………清雅……」一下子身體就像軟掉一樣,清雅的積極讓秀麗毫無抵擋之力。

  

  「阿……這樣阿……那今天先到這裡好了……」他若有所思的離開她,然後將秀麗胸前的銀墜子拉起,再放下。

  

  「這……什麼時候……?」她想到剛剛之所以會睜開眼,是因為頸子上的冰冷。

  

  「妳終於發現了啊?」清雅則笑著看著她。

  

  「這是陸家宗主夫人的象徵,和我的手鐲是一對的。」他露出手腕上的鐲子。

  

  「後天,就要舉行宗主交接儀式了,到時候妳可要以陸夫人的身分出席啊!」

  

  「陸夫人……我嗎……

  

  「不然還有誰啊?紅秀麗,妳今天真的有點不正常呢!」

  

  「才不是!只是因為我……那個……就是……」不知怎地,忽然有很多情感滿溢胸中。其實那時的刺客,真的讓秀麗很絕望啊!以為再也見不到最心愛的人,父親、靜蘭、還有……清雅。

  

  現在真的沒事了吧?我真的能成為你的陸夫人嗎?

  

  複雜的情感讓秀麗就這樣哭了起來。

  

  「我……

  

  清雅見狀,露出了難得溫柔的笑容,以單膝下跪,握住她的手。

  

  「妳的眼淚只能為我而流,妳的笑容也會因我而綻放,秀麗,妳願意永遠待在我身邊,為了贏過我而拼命努力嗎?」他用額頭抵著她的手,將臉朝下,不想讓她看見他緊張的樣子。

  

  「……這算哪門子告白啊?就說句"我愛你"不就得了?不過我一定會贏過你,等著瞧吧!清雅……」秀麗笑了出來,配上臉頰上的淚水,顯得有些難為情。

  

  「那麼……耳朵張大,給我聽仔細了!本大爺不會說第二遍的。」清雅聽到秀麗的話,微微一笑,湊近秀麗的耳朵,輕輕吹了一口氣,這一下讓秀麗整個酥麻了起來。

  

   「……我愛妳。」有些驕傲,也有些自豪,這就是陸清雅式的告白,比王還要威風,卻是深深吸引著秀麗。

  

  伴隨著深深的吻,讓秀麗又哭了出來。

  

  「我也是……愛你……清雅……」然後,她開心的笑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