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APH國家擬人同人文,與真實存在之人事物無關

*CP:阿爾弗列德(美/國)x娜塔莉亞(白/俄/羅/斯)

*自設名稱:烏˙克˙蘭=尤卡莉恩˙科茲羅夫斯基

*以下接正文

 

*****

 

  好痛、真的好痛。

 

  娜塔莉亞匐在桌上,已經整整一天了。除非必要時刻,她絕不站起來,一隻手在桌上壓著什麼也沒寫的筆記本,另一隻手則輕按著腹部。

 

  是啊,就算是世界第一的女殺手,一個月裡也會有那麼幾天的不適,偏偏她的體質又特差,那幾天來臨時,連小刀也握不穩,更別說執行任務了。

 

  噹噹噹---

 

  下課的鐘聲響起,眼看同學們一個個離去,娜塔莉亞緊咬著下唇,卻還是沒有起身的意思。腹部的痛楚令她冷汗直流,再等一下、再等一下尤卡莉恩姊姊就會來接她,可以回宿舍休息......

 

  但是從放學起到現在快一個小時,姊姊還沒出現,這時娜塔莉亞才想起她和伊凡哥哥,早在上個學年就畢業,雖然因為工作緣故,尤卡莉恩還是住在學園宿舍,但是這不代表她記得她的下課時間,還能想起這幾天她不舒服,要來接她。有時她會忘了這件事,或許下意識地還是想回到以前那段,什麼都還不知道的時光。

 

  有些頹然的嘆氣,娜塔莉亞開始緩慢的收拾課本書包,平時不常開口說話的結果就是她沒什麼親近的朋友,自然也不會有人主動幫忙,如果在走回宿舍的途中,痛到昏過去,會有人發現嗎?可能不會吧?然後到了深夜,尤卡莉恩姊姊可能會出來找她,到了隔天,可能會被校警發現......還是別再想了,再這樣想下去實在悲哀,只是扶著圍牆慢慢走回去一定沒問題,再去那條人多一點的主要道路,就算昏倒也不要緊,然後、然後--

 

  「娜塔莎,妳怎麼還沒回去啊?」

 

  誰?

 

  會喚她「娜塔莎」的只有尤卡莉恩姊姊、伊凡哥哥--

 

  「Hi☆」

 

  和漢堡笨蛋。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第八節剛結束啊,倒是妳,怎麼還沒回家?」他一如往常的總有東西往嘴裡塞,不過講話到還聽得清楚。

 

  娜塔莉亞自然地進入警戒狀態,雖然兩人之間的關係早從「敵人」進入「一言難盡」。她的眼神帶著敵意,死盯漸漸靠近的阿爾弗列德,不過當他溫暖的手一搭上她蒼白的臉頰時,那股冰冷便瞬間崩解。

 

  「身體不舒服喔?妳臉色好差。」

 

  「......有一點。」

 

  「要回宿舍嗎?我可以背妳回去喔!」邊說,阿爾提起她的書包,便背向她蹲下。

 

  「......才不要。」依然壓著腹部,娜塔莉亞有些不自在的別開臉,但他不在意,雙手繼續示意。

 

  「上來吧!世界的Hero☆會負責把我的公主殿下送回去的喔!」

 

  誰要當你的公主啊?她翻翻白眼,但那股痛楚令她不得不接受這個好意。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就算娜塔莉亞再怎麼冷漠,阿爾弗列德都能完全不理會的堅持,那件事後的這一年裡,一直都是這樣。

 

  回程的路上,都是阿爾弗列德在講話。從早上第一節課的內容講到第八節、抱怨哪個老師又出了很多作業、到市區裡哪裡有好吃的漢堡專賣店都能講,雖然娜塔莉亞一次也沒有回應他。

 

  她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平常作為反應,至少還會吐槽的,但今天的腹部痛到連他講了什麼都聽不太清楚,娜塔莉亞只想躺下,喝杯熱水睡個覺。她咬著牙加重搭載在他肩上的力氣,免得讓自己滑落,一邊祈禱別昏過去,這樣太糗、也會欠這個男人更多。

 

  秋天的傍晚,輕拂過的涼風稍稍紓緩了她的不適,也替這緊緊相疊的身體驅逐一點黏膩的熱氣。她聽到阿爾的話語裡口氣輕鬆,連一點喘氣也沒有,便開始思慮究竟是她太瘦,或者是他的體力真得那麼好?能不間斷地講那麼多無關緊要的話,還能用那麼輕快的步伐背著她回到宿舍。

 

  「到了喔,娜塔莎,妳可不可以在這裡等我一下呢?」他將她輕輕放在階梯上,像是擺放一件易碎品。

 

  「......做什麼?」

 

  只是對方還聽不見她用盡全力問的問題,便飛也似地跑走了。這不能怪他,誰會喜歡和這麼不可愛又不坦率的女孩在一起呢?

 

  娜塔莉亞背靠著冰涼的石柱,大口吸氣著。

 

  該死。

 

  她本來一直避免著和他有太多接觸,就算有,她也會想盡辦法別讓自己欠他太多。

 

  但是現在,這副身體、這種個性,娜塔莉亞設想自己真是越來越討厭自己,欠他就算了,或許會連一句謝謝也說不出口。這種挫敗感令她不知所措,也更抗拒他的幫忙。是啊,好像都是她單方面接受他的好意,自己卻無從報答起,真討厭、討厭死了。

 

  她想自己回宿舍,翻了翻包包才發現沒帶鑰匙,尤卡莉恩姊姊要晚餐才會回來,今天一整天真是糟透了,再怎麼不順利也不能集中在一天啊......

 

  「在找什麼?」才這樣想,阿爾弗列德就回來了,手裡拿著兩杯星X克,一杯遞到她面前。

 

  「熱可可喔~趁熱喝吧!妳是因為那個什麼不舒服吧?艾莉絲學姐也常這樣喔!」

 

  「......為什麼你.......?」這種丟臉事也知道呢?

 

  「因為妳的手一直壓著肚子啊!想跑廁所的早就去了,不會一直坐在位置上不動喔!這是Hero我的觀察☆」

 

  還真是變態的觀察,難道你每節下課都來我的教室看我嗎?

 

  「妳要叫妳姊姊來接妳嗎?」

 

  又是另一個尷尬的問題,娜塔莉亞雙手握著暖暖的熱可可,小口小口啜飲著。

 

  「她還沒回來,我沒帶鑰匙......我要在這裡等她回來。」所以你先回去吧,今天謝謝你。

 

  後句還是說不出口。

 

  「OK~那我就陪妳一起等吧!」說罷,他跟著坐在她旁邊。

 

  「如果很累的話,在Hero肩膀上睡一下也沒關係喔☆」他拍拍自己的肩膀,想了一下,又把外套脫下來披在娜塔莉亞身上。

 

  「做什......」

 

  「保暖用的,秋天比較冷了嘛!」

 

  外套上還殘留他的體溫,很熱,熱到娜塔莉亞想將之拍掉,但不知什麼時候,腹部真的不痛了。

 

  她拉緊外套,內心滿溢著的情緒無法用言語表達時,那種不甘心令她又忍不住咬緊下唇。

 

  「那樣咬會受傷吧?娜塔莎,還很痛嗎?」阿爾捧起她的臉,姆指指腹輕輕滑過她的唇邊。

 

  那雙眼比北亞的天空還要澄澈,裡頭正印著滿臉不甘心的自己,娜塔莉亞沒辦法好好表達困惑的心情,只能一個勁的生氣。她氣阿爾弗列德從來不生她的氣,就算他的行為也常幼稚得要命,但她更氣他老是用這種眼神看自己,就像個天真的孩子,太過耀眼時,她根本無法直視這彷彿不知人間險惡的大男孩。

 

  不知人間險惡,他真的不知道嗎?男孩的家鄉,掌控了這個世界超過半數的資源耶?那可不是天真無邪就能得到的。

 

  混亂的腦袋讓她無法專心思考,只是東扯一個問句,西扯一個問句,堆滿了對這個人的疑惑,也堆滿對自己心情轉變的不安。

 

  「娜塔莎?」但是他的聲音將她從胡思亂想裡喚回現實,娜塔莉亞的雙頰臊熱起來,為了避開那股討厭的視線,她直盯著他的唇。

 

  吵死了這個男人、一直娜塔莎娜塔莎的叫,那是哥哥和姊姊的特權啊,你不過得了一點顏色就開起染坊嗎?她不滿地想著。

 

  啊啊、不過好像有個方法,可以讓他安靜下來--

 

  不可置信地,娜塔莉亞做了這輩子從沒想過會做的事,就算想過,對象也不可能是這個男人。

 

  --她吻了他,即使力道輕如點水,娜塔莉亞還是做了。

 

  男人果然如她所願地安靜下來,四周回到一片寂靜,女宿的學生早早去用了晚餐,只剩一片無聲。

 

  然後,娜塔莉亞又繼續啜飲熱可可,彷彿什麼事也不曾發生過,身旁這個嘴巴張到可以塞進漢堡的人也不存在似的。

 

  「娜、娜塔莎......」

 

  「吵死了,只是要你安靜一點而已。」

 

  「可是妳親、妳親.......」

 

  「是沒有被親過嗎?只是一個吻而已,做什麼那麼驚訝?」她想假裝自己不在乎,因為越被擴大,她越能意識到自己對這個人,早就連親都不在意了。

 

  「漢堡笨蛋,你安靜一點,不要再吵我了!我好不舒服啊!」雖然不適早被熱可可稀釋,但阿爾一聽到她會不舒服,果然安靜下來,繼續坐在她旁邊,很認真地思考著什麼。

 

  他們一起等著,橘紅的天空變成藍紫色、漸漸暗下。

 

  半晌,當娜塔莉亞的熱可可喝完時,阿爾才將臉轉向她,表情凝重。

 

  「我覺得,Hero 我有義務要對妳負責。」

 

  「蛤?」

 

  娜塔莉亞猜測這傢伙一定是算準自己的飲料喝完了才開口,不然她會把滿嘴的可可都吐到他臉上。

 

  「因為那、那個啊!在妳的家鄉,那種還很保守的民風裡,親嘴不就代表要結婚了嗎?沒關係、Hero我會負起全責,不用擔心嫁不出去!」

 

  你到底是在哪裡看到我的家鄉的介紹的啊?或者該說那個出版品是幾百年前?如果有人誤導,暗殺也要把那個作家宰掉!

 

  「才沒這種事。我也不要你負責。」誰要嫁給漢堡笨蛋啊?

 

  「咦?別擔心啦~Hero不在乎這些的喔!不接受反對意見☆」

 

  不對吧?誰管你不在乎這些啊?

 

  「我絕對要持反對意見!」

 

  「娜塔莎很小氣耶~明明就喜歡上我了吧?大方承認也沒關係啊!」

 

  「誰喜歡你了?我就說要你閉嘴而已!誰要嫁給漢堡笨蛋啊?」

 

  「那奶昔呢?換奶昔就不要緊了吧?妳不是很喜歡奶昔?」

 

  「是很喜歡......不過問題才不是這樣,我就說不要你負責了啊!」這種時候的堅持真是令人討厭啊!這個人到底知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爭執了一會,他才半放棄似地停下,一個人嘟噥著:「那換雞塊呢?薯條應該也不錯吧......」

 

  娜塔莉亞有些無奈,和滿腦子食物的阿爾弗列德爭論不會有結果,但至少還是有些事是她該做的。

 

  「撇開負不負責,今天......謝謝你。你要走可以先走,我自己等姊姊就好。」

 

  阿爾抬起頭,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她。「我才不會丟妳一個人在這裡,這不是Hero的行為。不過......我承認我有私心。」

 

  他拉起她的手,「我想多和妳相處一點、想和妳在一起。」

 

  「如果是擔心我的話,不必了。哥哥的事......我處理的很好。」才怪,不然伊凡不會一個人先回家鄉,而尤卡莉恩姊姊卻得留在這裡,美其名是工作,真正的原因依舊是擔心他們的小妹妹崩潰。

 

  「娜塔莎才沒什麼好擔心的,就說這是Hero的私心而已。」他嘟起嘴、語氣強硬的說,甜心藍雙瞳裡難得閃著羞澀。

 

  阿爾弗列德很清楚娜塔莉亞對伊凡的感情,可是同時,他也很清楚自己有多麼喜歡她,就算最後伊凡接受她了,阿爾也不會輕易放棄。

 

  更何況伊凡沒有接受,甚至將妹妹留在這裡。

 

  「那,你希望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什麼也不用。」他又用力拉著她的手,拉進自己懷裡。

 

  「我只想跟妳在一起而已。不用回報我也沒關係,讓Hero可以自由地待在妳身邊。」

 

  「妄想。」她冷哼。連愛都不懂,娜塔莉亞也不覺得自己有能力回報他的任何一點付出。

 

  「不過,反正你要去哪裡是你的自由,如果你找得到我,就隨便你吧。」這是事實,老實說,她心裡有那麼一點正面的情緒。

 

  「我當成妳欣然接受。」然後大男孩笑了。

 

  直到尤卡莉恩將妹妹接回去,阿爾弗列德都一路目送,他知道過了今晚以後,兩人的關係已經又進一步了。總有一天,「一言難盡」會變成「穩定交往中」的。

 

  思及此,男人忍不住笑了。他推推眼鏡,往男宿走去。

  


 *****後記***** 


會有所謂的番外,純粹是Toku自己女人病痛得要命又不管體重的狂嗑巧克力時想到的,很快,只花五分鐘


不過結局倒是花了我一個晚上,臨時決定將它變成《愛的♥觀察日記》與未來出社會篇的一個重要轉折,因為很重要,結局就變的很重要(昏)不過這麼一來,為什麼最後兩人能順利在一起、甚至論及婚嫁應該就有通順到了吧?(我希望如此啦......)


最近所籌備的德義、義德性轉篇(篇名未定)不只是主角路德維希和菲利奇亞諾畢業後的未來篇,更是所有W學園成員的未來篇,裡面應該也會穿插到各式各樣的CP橋段,不過一切都在籌備中,再加上大一新鮮人事務繁忙(本來應該很輕鬆的,為什麼最後會忙到暈頭轉向@@)還請慢慢等待......(跪)


總而言之,這篇突發還希望你/妳會喜歡(下台一鞠躬)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鴉可
  • 一言難盡我笑了wwww
    居然會有出社會篇嗎?好期待~
    這就是青春啊
  • FB玩太多XD
    出社會大概也是因為我也跟著離開高中了,然後角色被迫長大(喂)
    不過最近真的覺得,青春好棒啊~(遠望

    Toku 於 2012/09/23 22:54 回覆

  • Clover
  • 兩人之間的關係早從「敵人」進入「一言難盡」。
    對不起,這句我想噴笑(ry

    米白好棒啊啊啊
    一整個就被滋潤了(開心開心

    是說,阿爾的腦子真的只剩食物了(茶
  • 思考簡單的漢堡笨蛋(BY娜塔莎

    不過打到一言難盡的那瞬間這篇突然FB化了(喂
    說真的,寫米白很開心,可是也常常面對一些關於娜塔莉亞對伊凡情感的黑暗面和絕望面
    不過能看著這孩子像向日葵一樣漸漸回復朝氣,就覺得寫起來很開心=)

    Toku 於 2012/09/24 23:34 回覆

  • 北回歸線以南
  • FB化同意+1 :)
    *
    不知道為什麼阿爾跟娜塔莎講話的那段
    我的腦中一直浮現尤莉卡恩躲在樹後不小心偷聽到的樣子
    = =
    *
    耶耶~ˊˊ
    期待全員未來篇^^
    獨伊大好啊!兩人趕快結婚吧ˇ
  • 結婚是一定的啊~~
    雖然不是每對的結局都這樣(像米白,我就不知道哪種情況娜塔會同意嫁給滿腦食物的阿爾(喂
    但獨義的話,除了結婚還有什麼能展現路德的責任心和小義當幸福新嫁娘的模式呢?(握拳

    所以,一定會結婚的啦XD

    Toku 於 2012/09/30 12: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