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二次創作,第一季第十集《謎海歸巢》的延伸

 

*悶油瓶中心文,微瓶邪,請慎入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是誰?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咯咯咯」的聲音不斷自四面八方傳來。

 

  「跑跑跑!跑!跑!跑!」

 

  有人在這裡大喊著,但那聲音伴隨著金屬片划過的尖銳,就像夢魘一樣,一直緊緊跟在耳邊。

 

  「你個渾蛋!你他娘的上哪去了?」

 

  去哪?還能去哪裡?這裡到底是哪裡?

 

  「你不准走!」

 

  走去哪?這些人到底在說什麼?

 

  聽著「咯咯咯」的聲音漸漸接近了,遠處傳來的人聲下的指令一片亂七八糟,要跑,又不准走,到底是哪個渾王八,這又到底哪個鬼地方?這裡的聲音混亂的連腳步聲都聽不清,只看得眼前一道白光,到了那裡,是不是就有解答了?

 

  「咯咯咯、咯咯咯」

 

  誰知道唰的一聲衝出去,只見得一張怪臉,兩個空洞眼窩對著自己,一張沒有嘴唇的口露出奇異的笑容。

 

  

  "啪",瞬間被嚇醒,他只見到一片模糊的白,沒有人臉,沒有呼喊聲,有的只是生命維持器「滴-滴-滴-」的規律電子音,他猛的一起身,發現背部嚇出一身冷汗。

 

  哪裡?這裡是哪裡......?

 

  愣了一會兒,雙眼才習慣了日光燈的白,上頭只有天花板,環視四周,病房裡的設備一目瞭然,他突然理解到自己的所在,一間醫院,而且是有人的,不是廢棄醫院,因為身旁打盹的兩人都被他突如其來的坐起給嚇醒了。

 

  「嘿、小哥?你沒事了?」他猛然看向兩人,其中一個較胖的,還睡得迷糊,聲音裡含糊不清的,他叫他什麼?小哥?

 

  「作惡夢了?你背都濕了,不換衣服可不行。」另一個高瘦一點的,邊說邊拿起桌旁的毛巾,一隻手就往自己背部移來。

 

  那張臉,充滿擔憂的表情的臉,令他覺得既熟悉又陌生,在哪裡看過?好像在哪裡看過?但是想不起來,只要一想動腦,頭就疼的不得了。

 

  是什麼很重要的人,卻給忘了?

 

  他一手打掉來人拿著毛巾的手,抱著頭呻吟起來。

 

**

 

  從醒來以後到現在又過了一週,那兩人還是偶爾會來看他,一個胖的,名字好記,就叫「胖子」,另一個高瘦的,好像叫什麼天真無邪來著,他記不清楚,硬要記頭又疼了,只能用緩和一點的方式,就只先將就記著臉,其實也不難記,那張臉他太熟悉了,只是想不起來,到底哪裡見過?

 

  好像是什麼絕對不能忘的,卻還是忘了。

 

  他們管他叫「小哥」(表面叫的)、叫「悶油瓶」(私底叫的),還有他們說的他的本名:「張起靈」,可他也沒什麼感覺,既然記憶消失了,被叫什麼就是什麼,他倆看來也不像個壞人。

 

  病房窗外烏雲密佈,醫生說現在是夏初,所以他知道會有雷陣雨,打個雷下下大雨,不到半刻就停了。胖子會給他講講古,哪裡有什麼墓,埋了誰,又有怎樣華美豐富的金銀陪葬品,他都知道(雖然不曾開口回答胖子)但真問自己怎麼記得,卻又不明瞭了。

 

  自己身上就像窗外那片天,給烏雲迷的看不清,說不定自己記憶就在那厚雲裡,給淋個幾滴雨,就想起來了。

 

  斷斷續續的睡眠裡,總會有個人呼喊著他,吵得要命,卻也令他心煩、心疼的要命。

 

  「別裝!我知道你在裝,你騙不了我!」

 

  沒有在裝,我想記起你,卻只能更加頭疼。

 

  「你耍得我們團團轉,連個理由都不給我們,你當我們是什麼?」

 

  「你要是消失,至少我會發現。」

 

  所以我消失了,所以你,發現了嗎?

 

  下雨了,大滴大滴的雨用力打在窗外的塑膠板上,發出「搭、搭、搭」的聲音。

 

  黑暗中的「咯咯」聲不曾在夢裡消逝,他總是在逃跑,拼命的跑,跑到筋疲力盡,看到那張怪臉為止。而那個講話的聲音,卻能給了他更多動力,面對每晚的痛苦,他想聽更多那個人說的話,想聽那個人的聲音,想記起他。

 

  他出神的想著,沒注意到進了病房的兩個人。

 

  「嘿、小哥,好些了沒?今天可要出院了。」

 

  突然,這個聲音真真切切進到耳裡,連上了腦子什麼神經,他不由得抖了一下,但這一下很小,大概是沒人發現的。

 

  「你要是消失,至少我會發現。」

 

  一模一樣的聲音,就算記憶沒了,對聲頻的敏感度依舊敏銳,他轉頭過去看著他,那個叫天真無邪的,正在和胖子商討著什麼,沒注意到他的視線。

 

  是了,就是了,找到了。

 

  就算拼死也得找回記憶的唯一連結。

 

  那個拼命和他說話的人,那個即使他消失也會發現的人,那個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有所聯繫的人。

 

  「走走?到哪兒去走走,有目的地嗎?」

 

  找回記憶,找回和你經歷過的記憶,找回最重要的羈絆、最重要的聯繫。

 

  「我想記起點什麼。」張起靈說,聲音透著毫不猶豫的堅定。

 

  記起點我和你的什麼,無論如何,都要記起來。

 

  因為你,已經發現我了。

 

 

***不負責任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更新停滯很久的Toku(跪)

 

  最近迷上《盜墓筆記》,在幾天內硬是把第一季的十集都k完,不忍說深深被張起靈這個話少謎多又呵護男主角到不行的鐵三角之ㄧ(頭銜好長...... )給迷住,尤其喜歡瓶邪這個配對,雖然覺得他們之間不會發生太轟轟烈烈的事情,畢竟愛情的表現方法,不是只有一推二脫三"逼--"(消音)的方式,比起肉體的歡愉,我更喜歡柏拉圖式的戀愛

 

  第二次寫有點腐向的東西,雖然非常清水,算是接續第一季與第二季之間,張起靈的心境變化。第一次寫這樣的角色,就算十本翻遍,對於他的性格還是捉模不清,只有舉動非常明顯(就是個悶油瓶子,不到必要絕不動作)但這不表示他的內心不能轟轟烈烈

 

  《盜墓筆記》這方面我還算是個完全新手,也不知道這樣的文對不對大家口味?(順道一提,對白部分幾乎取自原著,「他娘的」可不是我會寫的話......)還請大家多多給予意見,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妳♥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