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二次延伸文

 

*CP:解雨臣X霍秀秀

 

*****  

 

  她沒有再醒來。

 

  解雨臣守在醫院,這是第七天。

 

  戰役結束,該有很多債要算清。解家盤口五個反了兩個,以為主子不在了要自己做老大,全被潘家園王老闆給滅了,解雨臣這下才知道王胖子被安在局外的原因,原來吳邪還留了這麼一手。

 

  雖然盤口範圍因此縮小,不過他不在意,真的不在意。

 

  真正的解雨臣想做的是古董鑑定師這樣安定點的行業,畢竟在這方面,他或許比不過張起靈,卻也有著豐厚的知識,要不找個戲班子唱戲也好,過著他嚮往已久的、「普通人」自在的生活,金盆洗手,讓解語花真正做朵綻放的西府海棠。

 

  那抹紅不再因鮮血而染紅,該有多好。

 

  或許他可以進入校園,雖然年紀稍大了點,沒人說不能再進修。真實來講解語臣是自學大的,但他認為自己程度不錯,能撈上幾個不錯的學校,體驗體驗遲來的學園生活……

 

  但是實際上,解語花什麼都不能,只要他還是解語花,那就什麼都做不到。

 

  就連愛人也不能擁有。

 

  他在感情方面不是笨蛋,二月紅一路帶大的、繼承他那多情性格的正是解雨臣,他當然能做上情場老手,遊戲人間,自然不會漏看哪個丫頭眼底的傾慕愛意,但多數人知道他是解當家,衝著名聲、衝著財富而來的比比皆是,解雨臣怕孤單、怕沒溫暖,既然各取所需,也不必有心理負擔,拿了錢走人的,他也得到了相對的好眠。

 

  當然,其中也曾有單純抱著浪漫愛情憧憬的小女孩,遇到這種解雨臣也只能敬而遠之,他給不了承諾,在不斷的爭權奪利之間打滾的人士不能有弱點的,愛,就會成為他最大的絆腳石。

 

  解語花不能愛,也不能想愛。

 

  愛,早已與他無緣,他唯一的願望只有,在乎的人都好好的。

 

  吳邪也是,秀秀也是。

 

  想想張起靈肯定也明白這個道理,既然背負著痛苦的枷鎖,就更不該把痛苦傳遞出去,讓自己愛的人也同樣承受,故他從不給吳邪一個明白痛快,甚至做得更絕一點,能離多遠就多遠,要他別淌這渾水。

 

  吳邪是不會聽的,義無反顧到瘋了魔,沙盤推演一切計畫。而如今的他待在張起靈身旁,是否終能安穩睡上一覺了?

 

  這會是十年來,最安穩的一覺。

 

  秀秀也是同樣的,雖然她更多的是身不由己……

 

  望著那緊閉的雙眼,解雨臣突然明白什麼。

 

  因為十年來不曾安睡,如今事情結束,總算得好好休息了嗎?

 

  這麼說來,她不會醒了嗎?

 

  解雨臣突然有些慌張,他伸手探向她的鼻子,還有規律而微弱的呼吸,很好,沒事。

 

  他突然有些啞然失笑,做什麼呢這是?

 

  一年不見,她又瘦了許多,看來更加憔悴,邁向成熟女人的路上,反而因為過瘦的身材,看起來年輕許多。

 

  曾如溫玉般的飽滿晶瑩的皮膚,也因長期的壓力累積,變得有些乾澀粗糙。

 

  解雨臣是很認真觀察過霍秀秀的,假扮她的那年、在那之前每次的見面,再那之後的相會,他下意識地關心這個小妹妹,不只因為他們是青梅竹馬,更多的原因,解雨臣從不細想。

 

  只剛覺得她越來越漂亮了,怎麼又變得這般消損清瘦了呢?

 

  他愛憐地輕撫她的臉龐,才發現自己曾經一雙手,竟也起了淡淡的皺紋。

 

  沒辦法,保養不了,在計畫推行的這一年,根本能保住命就是奇蹟了。

 

  ──這樣妳還願意牽我的手嗎?

 

  ──我喜歡小花哥哥的手,細細白白嫩嫩的,摸起來比秀秀的舒服上好多呢!

 

  什麼時候才醒來呢?

 

  來看呀,戰役結束了,我們能回到平靜的生活了。

 

  霍家堂口基本沒出什麼事情,該說是妳一手安排的妥當呢?妳也長大了,不是當年的小女孩了。

 

  該醒了,否則小花哥哥很寂寞啊……

 

  吳邪和張起靈回了杭州,黑眼鏡不知道又去哪裡逍遙,王胖子也回巴乃,偌大的北京,能所依偎取暖的,竟然只剩下眼前沉睡不醒的女子。

 

  解雨臣突然發現世界之大,居然如此寒冷,冷得他不想放開她的手,否則他會迷失在這裡,再也找不回自己。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