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中學校》二次衍生文,與原作無關

*CP:里維X韓吉

*2016里維韓吉生賀文(一路從韓吉生日慶祝到里維啦哈哈!)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醒來時,身邊已經沒有人了。

 

  韓吉伸出手探了探,發現原本躺著里維的位置,還留有餘溫,她揉了揉眼睛,摸索著床頭櫃上的眼鏡,抬起手臂一看,還不到八點鐘。

 

  他是剛出門吧,就在她醒來前一刻。昨晚,她聽見里維希望自己留下來,不要走的話語,她轉向他,意識卻越發昏沉,朦朧中,她似乎聽到誰說愛妳,或許因為如此,她夢見了婚禮的場景。

 

  新娘當然不是自己,她是伴娘,卻穿著西裝,站在美麗可愛的嬌小新娘身邊,另一邊是他,明明一點都不高,穿起白西裝來卻有模有樣,頗有氣勢。他掀開新娘的頭紗,低聲訴說著「我愛妳」,她聽著想哭,卻不明白為什麼。

 

  為什麼自己,非為這傢伙難過不可?明明結婚是喜事啊…..

 

  但是,當新娘將捧花丟向眾人時,新郎卻又變了,變成憨直的學弟,他則站在她身邊,穿著黑西裝,雙手一貫插在口袋,就像中學時一樣。

 

  「韓吉,嫁給我。」

 

  他說,語氣彷彿在訴說天氣真好,等等還要洗衣服那般,尋常普通的毫無起伏。

 

  他總是這樣。

 

  以最平淡的語氣,傾訴最不平凡的事情。

 

  「…..好啊。」她說。

 

  然後夢就醒了。

 

 

  ──這根本是惡夢吧。肯定是最近太累,才會做這種夢。

 

  韓吉用力拍著臉頰,漫不經心地走向廚房,家庭主夫已經將所有東西準備齊全,咖啡甚至還冒著熱氣。

 

  明明喜歡的是紅茶,卻替自己泡了咖啡。

 

  韓吉有時覺得,自己就像里維眷養的狗,她明白自己被他用心對待,所以完全不討厭這種感覺。惰性使然,她也真心想賴在他家了。

 

  ──韓吉,留下來……

 

  ──不要再離開我。

 

  為什麼他會這樣說?自己有離開過他嗎?

 

  梳洗過後,她邊吃著他準備的豐盛早餐,一邊歪頭思忖。

 

  因為對韓吉來說,當時離開的,分明是里維。

 

  這種感覺真討厭,討厭死了。她甩甩腦袋,逼迫自己開始讀起晨間新聞。

 

**

 

  「里維,為什麼你都不來社團了?」

 

  夕陽染紅了黑板,板擦機規律的震動聲,幾乎要淹沒了她的聲音。然而就正因噪音的存在,她才有了開口詢問他的勇氣。

 

  不久前,他和學妹在一起了,可愛的、乖巧懂事的,與老是給他添麻煩的自己完全不同的學妹。

 

  「……那裡已經沒有東西能研究了吧?兔子……索尼和賓,也不在了不是嗎?」男孩身高不如女孩,便自覺地做起掃地拖地的工作,將黑板呀、窗戶等等輕鬆一點的,不著痕跡地留給女孩。

 

  「索尼和賓……啊,說的也是呢。」想起兩隻心愛的兔子,為了照顧牠們,她可以不眠不休、不吃飯地將錢留給牠們買飼料,現在兔子都不在了,飼料還留著,她都考慮過把它們吃光的可能性。

 

  「但事實是因為,你和學妹在一起了對吧。」

 

  "喀擦",韓吉伸手關掉板擦機,在桌椅整齊排滿的教室中,她說的話卻能產生回音。

 

  在他心底產生回音,音波衝撞得吃疼。

 

  「妳在說什麼?誰跟學妹在一起?」

 

  他說,語氣無法遏止地強硬。

 

  「我都看到了喔,佩特拉妹妹,她真是個可愛的女生呢,你要好好愛護她喔,不要像索尼和賓一樣,因為籠子沒有關,偷偷跑出去,才會被野狗咬死了。」

 

  她則走下講台,鏡片被炫目的陽光反射,使他完全看不清她的表情,以及說這些話時真正的想法。

 

  「恭喜你耶,和可愛又能幹的學妹在一起了,學妹如果願意留在調查團,肯定是延續這個地下社團的支柱,要好好對待她,不要惹哭人家喔。」

 

  她邊說,嘴角邊不自然地勾起,踏著緩慢的步伐,她來到他的面前,帶來的卻不是悸動,而是伴隨話語的,更為椎心的指責。

 

  「學妹比牠們可愛多了對吧,所以那時候,明明輪到你照顧牠們,卻連籠子有沒有關好都沒確認,就跑走了,明明那時候就是社團時間。」

 

  「我說過我有好好檢查,我有好好關上籠子才離開。」

 

  「如果不把握學妹的話,像里維這種這麼倔強的人,也不會有別人要跟你在一起了。」

 

  「哼,說的也是呢,但是比起我,像妳這種又髒又臭,性別不明的臭眼鏡,才不會有人要跟妳在一起!」

 

  里維將掃帚一摔,氣憤地說出這句話時,也終於看清了韓吉的表情,鏡片底下的大眼睛,早已盈滿淚水,不停滑過還帶著微笑的嘴角。

 

  倔強的人是誰啊,為什麼要笑,妳到底在笑什麼?又為什麼要哭呢?

 

  不過里維沒有時間解釋,也來不及問,因為下一刻,自己便被她用力一推,接著再看不到她的身影。

 

  **

 

  當時的韓吉,或許只是想找個出氣筒吧。因為她再也見不到心愛的兔子是事實,無論責任在誰,她只是想要發洩脾氣也說不定。成長為大人的里維,已經不是當年血氣方剛的小鬼,他能理解她的想法,如果當時就安安靜靜地站著,任她罵也好、打也罷,忍著她一時的脾氣,說不定現在會完全不一樣。

 

  說不定,正在準備婚禮的人,就是他們了。

 

  如果他沒有生氣,他就不會說那些話,如果安靜地任她發洩,他就有機會告訴她自己的心意,韓吉也就不會逃避自己長達十年,現在她會留在他身邊,並不是基於感情,只是時間太久,她早已忘了討厭他的感覺。

 

  只是順水人情,她對他沒有感情。

 

  下班後,里維帶著略為失落的心情回家,無論是之前的、或昨晚的告白,都實實在在地被韓吉忽略,他已經難以說服自己,她會留下來。

 

  說不定開門以後,已經見不到她了。昨晚急著在找租屋處,也是為了離開自己吧?就像十年前匆匆離去,現在的她,是否又憶起對自己的厭惡感?

 

  然後,他開了門,聞到一股濃濃的奶油香味,還有一位站在玄關的全身立鏡前,穿著休閒長褲和POLO衫的女人。

 

  「……妳這身打扮是怎麼回事?」

 

  「為了婚禮啊!佩特拉和歐魯的婚禮,穿這樣應該還好吧?」

 

  好個屁!妳是要站在我身邊的女人!重點是參加婚禮穿得要去登山是怎麼回事!?

 

  里維的少年情懷在一秒之內灰飛煙滅,他現在只想衝到衣櫃前,仔細檢視這女人的衣服。

 

  「妳沒有更像樣的衣服了嗎?」

 

  「別小看這件衣服,這可是鱷魚牌喔,長褲也是有打勾勾的!」

 

  他確定自己的青筋肯定暴裂,扔下公事包,鬆開領帶,里維˙阿卡曼,這個行動派的男人,立刻衝到衣櫃前,翻箱倒櫃地找起衣服。

 

  套裝、套裝、還是套裝,唯一一件窄裙仍是套裝,清一色灰黑灰黑,讓他怎麼也想不透,這個女人的生活到底能夠多無趣?

 

  「欸~不用找了啦,我只有帶上班用的衣服來喔,其他衣服還在寄放倉庫裡,可是也沒有裙裝就是了。」頂著一頭亂髮,臉上掛著得意微笑的韓吉,伸手拉了拉長褲,「這是我最好的衣服了,嘻嘻~」

 

  雖然那個笑容真的很可愛,但想蒙混過關是不可能的。

 

  里維關上衣櫥,正色轉向取得許可中,仍笑瞇瞇的韓吉。

 

  「明、天、立、刻、出、去、重、買!」

 

  「咦~~~~~?」

 

 

*****

主題六:一起上街購物(雖然這根本是上街購物前的事情,只是決定要一起上街購物而已...)

 

  大家好,我是超級久違的Toku,這次更新距離上次已經經過了整整一個月,對於苦苦等文或追文的朋友真的非常抱歉(如果有這樣的人的話...)

  這段期間,我的人生經歷了重大轉變,雖然不是嫁做人婦或為人母那種等級的轉變,但對我而言也夠大了,那就是,我嫁來日本、不對,搬來日本了/////

  現在作為交換學生,正在日本東京一生懸命生活中,因為真的是一生懸命,就跟中文涵義一樣非常驚險,在這之前光是生活要怎麼度過就非常難以平衡了,所以一直沒時間好好寫小說,雖然來了日本的第四天就立刻衝往池袋補充正能量(兵韓、獨伊正能量)腦中也累積了不少想法,但根本沒時間坐在電腦前好好順字,終於等到了距離上次更新整整一個月,來到日本第25天,可以好好地碼字,繼續兵韓兩人的小故事。

  所以寫到兵長生日大概不是夢想吧(土下座,我錯了對不起)

  這篇故事本來就是以類似進擊巨人中學校的背景,也就是日本學生的背景寫的,現在紮紮實實地成了日本學生,雖然是大學不是國中,但還是可以稍微感受一下自己筆下的世界和現實世界的連結,也盡請期待接下來的走向,接下來我也會一生懸命努力寫,盡量不要拖稿(盡量)(盡量)(真的盡量......)

  還請大家繼續指教,Toku在此一鞠躬//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圓
  • 韓吉這個品味w服了www
    toku大辛苦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生活很不容易啊...(身邊好幾個朋友交換中),總之各方面都加油~
  • 謝謝!
    一生懸命努力中XDD

    韓吉的魅力在於她是顆待磨的寶石,只有里維可以發現她的魅力,但在成為真正的寶石以前,她就是顆石頭啊哈哈哈哈哈(壞#)

    Toku 於 2017/03/20 16: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