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中學校》二次衍生文,與原作無關

*CP:里維X韓吉

*2016里維韓吉生賀文(快慶祝到2017生日了對不起ORZ)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里維感冒了。

 

  不知道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會讓自己感冒非常不像里維的作風,他總是打點好自己的一切,生活作息規律而井然有序,好比他的客廳、他的臥室,所有東西擺設有條不紊,一塵不染。

 

  韓吉環視著廚房,在她來了以後,這裡才多了點人氣,不再像是樣品屋──雖然將房子弄亂的始作俑者沒什麼資格說話。

 

  鍋子裡煮著熱騰騰的粥,米還沒化,攪動著鍋子,她才有片刻得以思考。據說他在早會昏倒,上司第一時間叫了救護車,送醫後研判是受了風寒,小感冒而已。

 

  偏偏他是那種平時身強體壯,一旦感冒便驚天動地的類型,回到家時他的燒還沒退,半瞇著眼想質問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又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韓吉是哭笑不得,一萬個為什麼都給吞回肚裡,安靜地換水餵藥,入夜以後,總算穩定下來。

 

  她記得,國中時,他也曾感冒過,就在那次,韓吉知道里維的身體狀況,一個感冒是可以讓他精力全失,幾乎失去意識。就在入秋後不久,新學期開始不到一個月,當她想要道歉,想要打破沉默,想要找他說話,提起的勇氣卻無處可去。

 

  他在課堂上昏過去,救護車鳴笛的聲音刺耳得嚇人,她不是他的誰,只能呆愣在一旁,看著他被老師抬上擔架,金髮的老師巨大的背影,與他癱軟無力而顯得瘦小的身形呈現強烈對比。

 

  直到一天以後,她才有勇氣,帶著一些從書上和報紙上看來,可以給病人補充體力的東西,前去拜訪。

 

  但她終究沒有敲門的勇氣,前一天鼓起的,和他說話的勇氣,被她未曾見過的慌亂景象嚇得佚散,失去蹤影。站在門口良久,她躊躇著是否該叫醒他,或是說服自己給病人休息時,宿舍走廊盡頭傳來了說話聲。

 

  是學妹,還有總和學妹在一起,計較著誰比較喜歡里維學長的學弟。

 

  「欸?歐魯,你看,這裡有一袋東西。」

 

  「水果罐頭和寶礦力?跟我們買的東西一樣,會不會是里維學長買的?」

 

  「忘在門口了嗎?學長!」

 

  躲在角落聽著學妹毫不猶豫地按響了里維房門的鈴鐺,她聽見開門聲,塑膠袋摩擦的聲音,談話聲,然後一切歸於寂靜。

 

  里維收下了探視的禮物,並讓學弟妹們進去。

 

  韓吉躲在角落,自始不發一語。

 

**

 

  「咳咳、韓、韓吉,妳在嗎?」

 

  臥房裡傳來微弱呼喚,韓吉回過神,將鍋子下的火調到最小,急急趕往臥室。里維醒了,半撐著身體,搖搖晃晃地抬起頭。被單隨著他的起身滑落,露出被汗水沾濕的睡衣,她怕他著涼,趕忙要將人再按回被窩裡,手一碰上他的肩,卻立刻被拍掉。

 

  「欸…..呃,叫我做什麼?粥還沒好,再等一下…..還是你要先喝點水?」

 

  「出去。」

 

  「欸?」

 

  韓吉正準備轉身拿水,被那句沙啞的話堵得停住了動作。

 

  「咳、今天,看是去納拿巴或是妳學弟那裏待都好,別待在這裡,出去。」

 

  「等等,你終於被燒壞腦子了嗎?感冒的時候要我出去?趕快躺下,不然又要著涼了。」

 

  她決定不理睬他的話,強硬地將他按回被窩,但里維發燒仍不是省油的燈,堅持地一動也不動。

 

  她猜想之前死活要人家留下來的男人現在要她出去,理由不外乎會傳染、會感冒,雖然她的身體也不是鐵打的,但不比里維,一點小感冒還扳不倒她。

 

  「里維,躺下。」

 

  「…..我收回之前的話,不要妳留下來了,滾!」

 

  男人仍堅持要自己走,接下來只怕會越說越難聽吧?

 

  韓吉一邊堅持理智,說服自己這個笨蛋燒高了口不擇言,另一方面,她也越來越害怕會再度從他口中聽到不想聽的話。

 

  哪怕是胡言亂語,只要說出來,那言語便像把刀,上一次被捅時她花了十年療傷,這一次,她無法確定自己還有承受被傷害的能力。

 

  在同居的這段不長不短的期間裡,韓吉的心早已卸下防衛,將自己最脆弱的部份,展露在里維面前。更何況兩人哪來的下一個十年?

 

  見韓吉不動,里維又打算開口,她明白這次一定會比之前更狠,乾脆咬著唇,以膝蓋撞擊他的胸膛,讓他完全躺下,自己則壓著對方,跪坐在他身上。

 

  那副身體早被冷汗浸濕,里維在發抖,室內溫度對於一個病患還是太低。

 

  「里維˙阿卡曼,我告訴你,要我滾還是要我留都等你退燒以後、腦袋清楚了再說,不管你要我去哪裡,現在我都不會聽你的,十年前我錯失了照顧你的機會,十年後不把你弄回健康的樣子我不會走,現在,躺下,睡覺!」

 

  他很顯然地被自己嚇到,眼微微睜大了一些,就這麼一些,盯著那抹銀灰中流動的情感,接著,韓吉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身體突然無法控制了。

 

  幾乎是胸貼著胸,一手壓著他的左手反制,一手頂在枕邊,她低下頭,彎下身,吻了他。

 

  那晚,里維再沒說過一句要她走的話。

 

*****

主題九:一方生病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