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同人文

*配對:里維X韓吉

   (吉克X皮克?)

*時序在漫畫版第106、107話之間,大量捏他有,請慎入

*BGM:omake-pfadlib(Voca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8rzJF2xOqM)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Will I stay where it's safe and sound?

Will I fight 'till I hit the ground?

Inside the bitter cage

All the flowers wilt down in the crimson sky...

Take my hand,

Will we run or stay

In this world full of cruelty?

 

  會在工作中想到那個女人,都是那傢伙害的。

 

  里維不悅地嘖嘴,他不喜歡被私人情緒左右,尤其是任務執行中,儘管他的表情本來就稱不上愉悅,馬車裡護送著的小島客人──吉克˙葉卡,聽到那聲不耐,忍不住抖了一下。

 

  原本想緩和這股肅殺之氣,而隨口向士官長問起女人的事,沒想到氣氛反而更沉重,現在的他表情簡直像是打算拿槍轟了自己。

 

  「反正巨人就算受傷了也能再復原,你也能閉上那張臭嘴好一陣子。」 

 

  那張從三年前初見時就幾乎沒有改變的童顏,正吐露著惡毒的話語。

 

  吉克知道眼前的男人有多痛恨自己,讓他來護送自己指不定是團長的指令,要他半途殺了他也有可能,他想起一起跟上島的孩子、留在大陸上的皮克,女人,他的女人…..他唯一的戰友,如今他背叛了她。

 

  「不說就不說了,別動那麼大火氣…..」吉克小聲嘟嚷,眼神飄向遠方。

 

  里維見狀也不開口了,安靜地騎著馬,只有馬車車輪轉動的嘎吱聲,一陣風吹來,將他的思緒一齊吹起。

 

  自從失去左眼、失去兵團、失去艾爾文,那個女人變得越發沉默了。

 

  或許接下團長重任以後,在公開場合她總必須站在最前頭,聚精會神地聽,並立刻做出回應,私底下僅有兩人相處時,她變得沉默寡言,再加上重整兵團及發展艾爾迪亞,沒了巨人也沒有再作研究的必要,更沒有研究的時間,她不再說巨人的事,只是時而靠在窗旁,時而靠著自己,獨留的右眼無神,沒有聚焦點。

 

  里維總是擔心,韓吉是否仍在責怪自己?

 

  當他選擇阿爾敏,而讓艾爾文永遠死去時,她曾說了不認同這個選擇,然而既然是艾爾文授權給自己決定,她便會接受。自此,韓吉不曾再說什麼,她在艾爾文的葬禮後哭泣,卻什麼也不再說出口。

 

  兩人的關係面對的外在壓力,無言的、沉重的、龐大的,當時,里維以為人類有了希望,自己和韓吉卻沒有未來了。

 

  直到大陸上的人來臨,帶來情報、技術、以及近乎爆炸的知識。建設小島的三年,里維總有種回到從前的錯覺。

 

  當巨人小鬼出現以前,和特別作戰班、無數的戰友,米可分隊、韓吉分隊、和艾爾文,不斷的開會、訓練,討論未來的日子回來了。身旁有隻奇行種,她不斷構思新點子,廢寢忘食地讓身體發臭,最後受到艾爾文及米可無聲的壓力,和韓吉分隊的成員一起將他們的主子丟進浴缸刷洗…..

 

  只是這次,當時的兵團只剩下兩人,身旁圍繞的是年紀更輕,卻一起經歷過更多的小鬼。

 

  但是這都無所謂。

 

  韓吉恢復了朝氣,眾人也是。三年間,他很樂意在每晚溫存後,聽她講述那些大陸上的人教給她的新智慧,她的眼神再度閃閃發亮,儘管白天時她常會和那叫歐良果彭的黑皮膚男人在一起,她甚至准許他直呼她的名字;有時和伊雷娜那個他不是很信任的女人學射擊、新興武器的使用方法,但里維無所謂。

 

  他們仍共享著一切回憶,只有他們兩人,狹小的島嶼裡,廣大的世界上,只剩韓吉,仍與里維一起記憶著104期以前,調查兵團的一切。

 

  儘管如此,在巨人小鬼背著兵團擅自行動以後,三年間以為自己能掌握未來、操縱未來的錯覺,再次消逝地無影無蹤。

 

  在馬萊「粉墨登場」當晚,104期的女孩被馬萊追上來的小鬼打死後,韓吉又再度露出了三年前的那種表情,沉默、無神的,里維最恐懼而無能為力的表情。

 

  其實戰與不戰,對自己根本無所謂,無論選擇哪一邊,他只希望島上的人能好好的,一起經歷戰爭的夥伴們活得好好的,團長──韓吉也必須好好的。

 

  轉眼間,巨樹森林已經展現在眼前,高聳入天的古木,總令他的胸口隱隱作痛,明明心臟應該已經獻給了自由之翼。那個女巨人的吶喊,和四個死狀悽慘的部下,好似仍在森林深處等待他。

 

  儘管他們不是直接死於這傢伙之手,但仍是他的夥伴,現在還冰在地窖裡。他抬腳踹向馬車,將原本正在假寐的吉克踹醒。 

 

  「喂,到了。」

 

  看到那傢伙晃悠悠地醒來,心中一股氣又跟著升起。

 

  ……就算知道只有自己可以單獨護送吉克,不必耗費多餘的寶貴人力,韓吉肯定仍低估了自己對吉克的殺意。

 

  「我的飯店……是這裡?」

 

  「你有什麼不滿嗎?沒有比這裡更適合你的地方了。」

 

  里維冷眼瞪回去,同時在心裡盤算著,回去以後,一定要跟「親愛的」團長大人好好清算這筆帳,最好再泡上一壺上等紅茶,這可說是他三年來做過最辛苦的差事了,即使如此要求也不為過吧。

 

  「下去。」

 

  里維發號司令,恨不得早一秒結束任務。

 

 

Will we take arms with the hope to see the sun again?

We pray...

Do we lack the strength to fight?

Have we lost the will to fly?

The world is dark...

The world is cruel...

But still we hang on tight

 

**********

 

If this final breath could somehow save this world

I'd breath my last sigh, and close my tired eyes

And all the ones we lost, we'd find again

In this beautiful world we've wished for

 

 

  「艾爾文,這是你唯一的失策……為什麼要讓我接團長?」剛說出口,韓吉便習慣性地看向四周,意識到自己在地牢裡,除了後叛逆期的巨人小孩,沒有別人。他甚至還沉浸在自己的憤怒與哀愁,不會聽到她細小的低喃。

 

  唯一一個聽到這句話會受傷的人,現在正被派去護送島上的新客人。

 

  自從艾爾文死後的這三年,兩人幾無真正「分開」過,現下卻得分頭進行,如果不是艾連失控,私自跑上大陸開戰,或許他們仍有計畫思考的時間。

 

  其實調查兵團總是被推著走,計畫永遠改不上變化,韓吉自嘲地想著,她以為自己都習慣了。不斷失敗的調查兵團,在近乎全滅後,即使重生,卻仍逃不過戰鬥的命運。

 

  她自知自己永遠比艾爾文少看一步,那是她遠追不及的高度。女巨人那時,她看不見他讓里維補充氣體和刀刃的用意;現在,她也看不到他讓自己接任團長的用意。

 

  自己仍然只能選擇犧牲,犧牲可愛的希絲特莉亞,犧牲馬萊大陸上無辜的性命,並將帕拉迪島,將艾爾迪亞的子民推向戰爭。

 

  回到房中,韓吉卸下眼罩,讓傷口透氣。她看著鏡子,欲試著像艾連一樣從鏡中看見什麼,然而除了可怖的疤痕以外,什麼也沒有留下。

 

  如今,在這個狹小的島上,誰都不在了。

 

  總在後方喊著分隊長的莫布里特,在最後一秒將她推入井裡;夜裡偶爾的酒友納拿巴和吉爾迦,消逝在厄特加爾之役;開會出任務時的好夥伴米可下落不明;走在前頭引導自己的艾爾文則在瑪利亞之牆奪回戰中壯烈犧牲……

 

  自己還能保護什麼?自己一個人能做什麼?

 

  韓吉蜷縮在長椅上,面對大量未知的疲憊與迷惘,幾乎讓她喘不過氣,甚至親自下令派出里維護送殺了艾爾文的兇手。如果臭矮子忍不住殺了吉克…..她明白想殺他的人可以排上好大一圈,繞滿帕拉迪島三圈,但排在第一個的肯定是里維。

 

  然而那個人卻只是冷冷哼聲便接受了任務。

 

  仔細想想,自己總是被里維寵著,即使兩人是104期以前最後的倖存者。她早就注意到,自從失去左眼,里維不曾再叫自己「臭四眼」,以前的她不討厭他叫她的名字,在床上甚至有心動的感覺,但現在,無論是眾人面前的「團長」,或是兩人獨處時的「韓吉」,她總難以忽視胸口微微地刺疼感。

 

  他們回不去從前,如同逝去的人不會回來。

 

  無論如何心力交瘁,她總咬牙扮演好團長的角色,不讓眾人有機會說里維閒話,說他做出錯誤的選擇,自己也留意著不要表現出責備里維的行為,因為現下她才是團長,她必須扛起一切。即使如此,在自己還不被眾人認同的階段,他總會泡溫熱的紅茶給自己,那是里維無言的關心,只要靠在他身旁輕啜紅茶,她總相信一切都會好轉。

 

  從窗外看去,城牆之外,舉辦著包含莎夏在內,這次救援艾連行動中的殉職士兵;地平線遠方的是新建立起的港口,這三年間,帕拉迪島展開新建設,他們也終於能夠正視現實,在夜深人靜時一同回憶包括艾爾文在內,眾多逝去的同伴;再更遠、海平線的彼端,是對帕拉迪島抱持敵意與恨意的馬萊,以及試圖消滅艾爾迪亞的全世界。

 

  世界急遽地變化,只有兩人互為彼此支柱這點,韓吉深信將永遠不變……直到死亡將彼此分開為止。但她已經不能輕言死亡,不僅是自己身為團長的責任,更重要的是,不能再留下里維一人。

 

  想起那個小個子男人,韓吉的目光轉向茶几,那人用公費申請過的唯一一樣東西,就是茶几上的白色茶具組。她躊躇著是否該自己動手泡茶,轉念,又將頭靠向窗框,只有這點,必須堅持等他來做,等他回來,邊對自己抱怨護送吉克必須多忍耐著不要殺他、邊泡出全世界最美味的紅茶。

 

  但是,小小的撒嬌應該不要緊吧,反正當事人也聽不到。

 

  「好想喝你泡的紅茶……

 

  想著想著,韓吉小聲囁嚅著。

 

 

But the worlds grows darker

We can't recover

This narrow cage that we depend on slowly crumbles...

Is this the end we cannot mend?

We're slowly dying

If we're here, even with fear

We must keep fighting...

 

 

 

*****

以下正劇透有,請慎入下滑

最近瘋狂REPLAY這首歌,剛好配上107話出來,就又見縫插針(?)的戳了進去

雖然漫畫不清楚,但吉克確實是只有里維護送的吧?兩人到巨大森林敘舊,多浪漫啊(不對#

本來想說韓吉登場好美好棒,但被艾連小屁孩拉衣領的同時,又想起已經全滅的韓吉班,小莫不能再保護分隊長了,如今的韓吉只剩一個人......

另一方面皮克西斯司令把歐良果彭等人圍起來的事情不知道作為團長的韓吉知不知道,還是她是偏向希絲特莉亞的沒有實權團長更多呢(應該是有權啦,只是我覺得權力可能沒有艾爾文時期那麼絕對)

最後希絲特莉亞懷孕啦!!!!太可怕了孩子的爸到底是誰QQ(拜託老師千萬不要搞那種為了留血脈女王必須被強迫跟怪男人送作堆的可怕劇情.....)

那麼,腦洞先到這邊,大家下次再見//

 

P.S話說今天是法國葛格的生日了耶,APH小說都寫不出來了進擊的巨人倒是不少(土下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ku 的頭像
Toku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