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中學校》二次衍生文,與原作無關

*CP:里維X韓吉

*2016里維韓吉生賀文(2018的生日都快到了,我到底拖了多久)(抖...)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這是一個美麗的晴天,儘管就在聖誕節前日,連日的烏雲散去,耀眼的陽光與湛藍的天空難得同時露臉,透過寬廣的彩繪玻璃,在地上留下七彩碎片。

 

  前方是身著銀灰西裝,英氣挺拔的新郎,他站在被百合鮮花點綴的高台前,與牧師一同等待新娘的到來。

 

  當四重奏樂團拉起優美的卡農,教堂的大門一併敞開,穿著華麗白紗、嬌小可人的新娘便挽著父親的手,一步一步地走近。

 

  她的父親泛紅了眼眶,現場許多賓客也是,當他將寶貝女兒的手放到新郎手心,新郎也露出好似要哭的表情。莊嚴肅穆的禮堂之中,牧師帶領新人一字一句許下愛的誓言,這是個很適合婚禮的日子,這座禮堂之中也有韓吉所看過最美、最登對的新人。

 

  ──只要她的鞋跟不再作怪,人生中沒有哪天比今天更美的了。

 

  打從出門開始,還走不到車站,韓吉已經預見自己選錯了鞋,硬是穿上全新高跟鞋的下場,就是現在後腳跟吃疼地不得了,坐下時她還能偷偷掙脫,稍作休息,但隨著新人的移動,短暫的舒緩將要結束。

 

  「韓吉,該出去了。」

 

  儀式結束,眾人起身準備簇擁新人往教堂外進行下一個重要階段,一直待在韓吉身旁的里維彎下腰,輕聲催促動也不動、一臉僵硬的女伴。

 

  今天的她真美,儘管作為新人的學弟妹才是這場盛宴的主角。從早上起床,看著韓吉著裝打扮起,里維就一直無法停止自己開始不穩加速的心跳。

 

  嫩綠的小洋裝與生成色毛衣小外套,配上化了精緻妝容的臉龐,以及借自納拿巴的水鑽髮簪和耳環項鍊,將她自身的美襯托得更為出色。

 

  她早已不是中學時不起眼的小女孩,十年過去,已成為成熟而自信的女人。

 

  里維雖不曾因韓吉打扮的不得體或邋遢而感到難為情或羞恥,但不得不承認這是第一次,他深深感受到站在這樣的韓吉身邊,是如此光榮的一件事,無以倫比的光榮。

 

  他伸出手,等待她的回應。

 

  「里維……」半晌,女人才抬起頭,改戴隱形眼鏡而毫不保留地與自己對視的雙眼彷若可可,甜蜜濃稠地令他幾乎沉醉。

 

  但下一句話總有一瞬間將浪漫氣氛破壞殆盡的威力。

 

  「我的腳,好痛……QQ

 

  到了最後,他們當然趕不上佩特拉丟捧花,里維和牧師商借了休息室,急忙在附近便利店替韓吉買了ok繃,畢竟儀式後還有派對,韓吉還必須踩在那雙惱人的跟鞋上整整一天。

 

 

**

 

 

  鞋跟的問題暫時獲得解決,然而韓吉卻早已沒了參加婚禮的心情。

 

  扣除這段時間的瘋狂加班,先前自己睡昏頭而差點在實驗室撲倒里維的事情也還沒給個解釋──儘管她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那天以後,里維對自己的態度卻大幅改變,雖然講話還是不客氣,也仍然維持臉上的高深莫測,小動作卻多了很多很多。

 

  婚禮後在高級飯店舉辦的派對上,里維將韓吉當作自己的女人般對待,無論走到哪裡,他的手不是停在她的腰上,就是肩上,雖然摟肩對里維確實有物理上的難度,但肯定穿著內增高皮鞋的臭矮子也做到了。就連派對上的小遊戲,他都要像連體嬰或監護人一樣緊緊黏著她,將所有靠過來想和她搭話的男人以眼神趕離,如此這般下來,她幾乎要習慣自己被誤稱作阿卡曼夫人了!

 

  儘管韓吉萬分感謝里維及時替自己做的事,也很謝謝他的收留及照顧,但這並不表示,她現在就應該要以身相許。

 

  「里維學長!韓吉學姊!」

 

  剛結束和幾個同校熟人的社交辭令,換上粉嫩公主系婚紗的佩特拉,便挽著歐魯前來打招呼。

 

  「恭喜你們,佩特拉今天很美喔!歐魯真的很幸運呢。」

 

  韓吉感嘆著時光飛逝,幾年不見,小學妹已經成了小女人,輕拉起佩特拉的手,她對她大加讚揚。

 

  「哪裡,學姊也是,好久不見了,和學長的感情還是那麼好。」

 

  佩特拉傾著頭微笑,散發出女性特有的嬌媚,當時里維就是喜歡上她這點嗎?韓吉好像有些可以理解,即使自己同為女性,都要被她吸引,想將她呵護在手心。

 

  「愛情長跑十年,很不簡單呢。」里維邊說,嘴角邊露出淡淡的笑容,手仍停在韓吉的腰,感受到新人視線的韓吉想要將他撥開,卻一直被里維巧妙閃過。

 

  「學長姐也是啊,十年真的很不容易……什麼時候輪到你們的婚禮?」歐魯搔搔頭,只有在靦腆的時候,還能感受到他當年初中時的那副青澀模樣。

 

  不過,等等,十年?還有,「你們的婚禮」是指誰跟誰?

 

  韓吉正要開口,腰便被捏了一把。

 

  「好事近了一定會通知你們,今天的主角是你們,好好享受。」

 

  里維拍拍歐魯的肩膀,語畢,不著痕跡的將韓吉往身後帶。

 

  與新人短暫的談話結束,派對也告一段落,兩人都想早點休息,便辭退了二次會,回去的路上兩人都沒開口,只是並肩坐在地鐵,里維翻看著佩特拉和歐魯的婚紗照,有些出神地想著輪到自己和韓吉時,她會適合什麼樣的禮服?不過無論如何,她肯定會是自己所見過最美的新娘。

 

  另一方面,韓吉就沒那麼好情緒了。婚禮派對上里維的行為、自顧自的言論,以及已經將她當作自己人的態度,總讓她感到有些不自在,尤其在歐魯問到「你們的婚禮」時,他應答如流的模樣。

 

  自己怎麼都不知道,和里維的關係有那麼好了?還能好到要辦婚禮?明明連交往都還沒開始!被省略的階段重要得令韓吉無法一笑置之,他都還沒說清楚,當時和佩特拉怎麼就分手了?還說曾經喜歡過自己,現在又是如何?

 

  熟悉的站名響起,開了門,韓吉便立刻起身下車,完全不等里維,她緊拉著大衣,悶頭快步地走,直到出了地鐵,公寓已經近在眼前時,手腕忽地被拉住。

 

  「韓吉,妳怎麼了?怎麼都不說話?妳在生氣嗎?在氣什麼?」

 

  一回頭,里維正緊緊扣著自己手腕,他看似追得很喘,也有可能只是呼出的白煙讓他看起來有些狼狽,整齊的油頭落了幾縷髮絲,韓吉突然想起,今天臭矮子的裝扮其實還不錯,他已經懂得如何突顯自己的優點,不被身高的缺陷影響,如果扣掉臉上略顯慌亂的表情,稱得上充滿男人味。

 

  不過這跟那是兩回事,她甩開他的手,又往前走了兩步。

 

  「我能氣什麼?好幾天熬夜、腳後跟破皮、好睏好想睡,這些都跟里維沒有關係,但是,你怎麼可以在佩特拉和歐魯面前說謊?什麼十年?你不覺得自己少跟我說了些什麼嗎?怎麼可以裝得一副我們很要好的樣子?你以為你是我的誰?」韓吉的口氣十分惡劣,儘管說到一半就覺得自己底氣不足,但過於疲憊的頭腦變得情緒性,她幾乎難以控制自己。

 

  說真的,里維應該要跟自己說什麼?他們只有冷戰的十年,沒有激情、沒有愛情,儘管現在事實上同居,感情也沒有進展,不冷不熱。當他把自己當作阿卡曼太太一樣對待,她總覺得自己不能接受,臭矮子還有話沒講,那天的事情,和學妹的事情,他什麼都沒講過。

 

  說罷,她又繼續走,逕自走回家,怒沖沖地拿了他給的備鑰開門,心中誹腹同居還只有一間寢室的下場,就是她哪裡也沒得躲。

 

  正欲脫鞋之際,手腕再度被捉住,這次她來不及掙脫,整個人已經被用力撞壓在門板上,力道之大令她肩骨發疼。

 

  「好痛!臭矮子,你做……」韓吉痛得哀嚎,本要狠瞪壓著自己的男人,卻被對方的眼神震懾地一時說不出話。

 

  那是她再熟悉不過的眼神,她記得上一次,他露出這個眼神的時候,就是兩人一起當值日生那天,當她要他好好照顧學妹時,他所露出,充滿不解、怨懟,還有深深受了傷的眼神。

 

  「臭四眼,妳這個女人是有雙重人格嗎?為什麼老是說了那些話以後就拍拍屁股走人,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把我當白痴耍也要有個限度啊!」

 

  他說話的時候,抓著手腕的手也開始發力,不只肩膀疼,現在連手腕都疼。

 

  「你到底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其實韓吉隱約明白里維的話,然而在這種情況下她拒絕思考,越要掙脫他的禁錮,他抓得越緊。

 

  「這已經是第二次了,第一次妳說需要我,說想見我,說不想離開我,第二次妳說喜歡我,然後一覺醒來,妳就什麼都不記得?就失憶了?妳的腦袋不是很好嗎?還是說其實有洞嗎!?」

 

  里維以嘶啞的聲音控訴,他看似在忍耐什麼,空著的那隻手正劇烈顫抖著。

 

  這下韓吉真的不明所以了。第一次?第二次?他在說什麼?一股熟悉的香味撲鼻,是他的洗髮精,她每天晚上睡前都要聞到的味道。

 

  「我愛妳啊,混蛋眼鏡……」里維低下頭,膝蓋前彎,緩緩跪坐在地上,壓在手上的力道明顯消弱了,這下子,韓吉終於完全想起來了。

 

  三個月前被里維撿回家那晚,還有前幾天在研究室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三個月前的夜裡,被房東趕出門,帶著行李在路上遊蕩的韓吉,失意地去了大學學弟開的酒吧喝酒。幾杯黃湯下肚,灌到意識都不清晰,直到學弟要關門下班,扛著她出了店門準備招攬計程車時,那個男人出現了。

 

  她再熟悉不過的黑髮和比自己矮了一截的身高,男人眉間的皺紋和中學時如出一轍,深得可以夾死蒼蠅,她躲了十載的人,如今就在她面前,理所當然地為她停留腳步。

 

  趁著酒意,她以為自己會狠狠痛罵他一頓,結果一開口卻不得了,她記得自己好像哭了,因為聲音沙啞又難聽,她哭著說想他,說需要他,甚至撲上去抱住他,就在那時,她一次聞到了那股洗髮精的香味。

 

  反正一切都是夢,醒來以後,自己又會變得無家可歸,被現實壓得喘不過去的輸家,繼續可悲地躲避自己最好的朋友、最在意的男孩,躲避自己的青春,自己沒有勇氣面對的錯誤。

 

  韓吉突然明白了,身體在長大,生活圈在變動,自己的時間卻靜止了。

 

  靜止在推開里維那一刻,靜止在中學時那間小小的教室裡。

 

  難怪這十年來過得渾渾噩噩,因為失去了里維以後,對韓吉而言,所有事物都變得沒了意義。只是吃飯、睡覺、呼吸,像肉塊一樣活下去。

 

  直到同居後的三個月,時間的齒輪又開始緩動,儘管有時會像是為了趕進度一樣地加速,她必須跟上腳步。

 

  前幾晚在研究室的那不是夢,她以為自己是在夢中挽回他,實際上逝去的時間早已不會回來,他們一直活在當下。

 

  她沿著門邊跪坐下來,向前傾身,握住里維撐在地上的手。

 

  十年前的錯誤,儘管面對它必須鼓起莫大的勇氣,儘管自己可能還是會失敗, 現在的自己,必須踏出那一步。

 

  「我也是,里維……我的意思是,我可能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喜歡你,所以,我才會那麼害怕失去你。」

 

  她說完,深吸一口氣,往前攬住他的後頸,將自己掛在矮小卻結實的身軀上。

 

  「我找了你十年,噢天啊,對不起,我來晚了,對不起……

 

  里維也伸出手,壓在她的背上,將她拉近自己,還要更近、更近。

 

  韓吉感覺自己又哭了,真是沒長進,從中學到現在都沒變。而里維好像也在哭,止不住地顫抖自下巴傳來,兩人相擁了好一會,直到玄關地板的冰冷自薄博的絲襪傳來。

 

  里維終於放開手。

 

  「啊、絲襪破了,小禮服也弄髒了……」韓吉低頭檢視自己,再看看里維的肩頭,深色西裝上都是淚痕,忍不住笑了出來。

 

  「臭四眼,真拿妳沒辦法,我來幫妳洗乾淨吧?」

 

  里維的神色已經恢復正常,儘管眼眶和鼻頭有些泛紅,至少嘴角有了笑意。

 

  「臭矮子,今天沒戴眼鏡啦!」

 

  韓吉也很快地反擊,反正絲襪已經破了,她乾脆直接跪著前進兩步,再度緊緊抱住他。

 

  「久等了,里維。」

 

  「......妳真的讓我等了很久,韓吉。」

 

  聖誕節前,他們終於都笑了。

 

 

*****

主題十四:吵架

本來場景是在外面,為了呼應「同居二十題」,硬讓吵架場景一路拉回家裡

撐了十四篇,故事軸裡十年,兩人終於心意相通(?)了

那剩下的六題該怎麼辦XDDDD

大家的暑假過得如何呢?

最近的天氣很好,每天每天回家的路上天空都非常漂亮,尤其是粉橘色的晚霞映照在水面上時

是說......再過兩周就要考試,我還有空在這邊寫文章哈哈哈哈哈哈

人生也是需要放鬆的嘛(找藉口)

那麼祝大家過得開心,下周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ku 的頭像
Toku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