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中學校》二次衍生文,與原作無關

 

*CP:里維X韓吉

 

*2016里維韓吉生賀文(2018的生日都快到了,我到底拖了多久)(抖...)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尿布、奶瓶、奶粉、還有備用的衣物……噢,嬰兒座椅裝上去了嗎?把拔?」

 

  扣上襯衫、繫上領帶、套上褲子,同時還要往嘴裡塞烤焦的吐司,配上半杯濃縮咖啡,一手梳頭髮,一手整理公事包,沒有空著的手只好用腳搖搖籃,家庭鬧劇總在一大清早上演。

 

  「不是昨晚就讓妳先打包好?臭四眼,怎麼老是──」

 

  話還沒講完,搖籃裡的小傢伙就開始哭了,除了大人的匆忙慌亂,淒厲高亢的哭聲當作背景音樂,更使狹小空間內的氣氛瞬間緊繃,劍拔弩張了起來。

 

  「諾亞乖,不哭不哭,乖~馬麻來了喔~把拔!這些東西交給你!」

 

  那女人將大包小包的行李掛上他的手臂,抱起哭鬧的嬰兒搖了兩下,又一起推到他手上。

 

  「啊~上班又要遲到了,今天我要做報告呢……真是麻煩,真是太麻煩了!我受不了這一切了!」

 

  嬰兒哭聲仍不停歇,女人一邊大聲抱怨,一邊套上風衣,拋下一切似地逕自往大門口走去。

 

  「等等,韓吉,妳要去哪裡?」看見那副撒手不管的模樣,他趕忙想追,但手上按理還能負荷的行李和嬰兒的重量,突然變得好沉好沉,彷彿掛著一串幾百公斤的鉛塊,沉到幾乎抬不起來,也無法移動腳步將孩子的媽追回來。

 

  女人頭也不回,當大門打開時,外頭已經站了個金髮的男人,手捧鮮花,面帶溫和微笑,和狼狽的他比起來簡直天壤之別。

 

  「里維太不夠仔細了,我要跟更貼心、做事更俐落的小莫在一起!」只見女人挽住金髮男人的手,踏出門,看都不看父子倆一眼。

 

  而他毫無辦法,懷裡被喚作諾亞的嬰孩見媽媽走,哭得更淒厲了,鬧劇成了噩夢,孩子突然伸手環住他的脖頸,那重量令他一時踉蹌,跌坐在地。

 

  「韓吉、韓吉…..

 

  儘管失了方寸地急聲大叫,女人的身影卻已經完全看不見,嬰兒的哭聲越來越尖銳,變成了單點無機質連續音,他絕望地低頭,發現連兩人愛的結晶都不見了。

 

 

 

 

  高亢的聲音劃破清晨的寧靜,是鬧鐘,嬰兒的哭聲還原回尖銳的鬧鐘聲響,里維想伸手壓止那令人頭疼欲裂的聲音,這才發現自己的手又沉又疼、脖子還被勒得快要窒息的原因。

 

  ──方才那拋夫棄子的孩子的媽就枕在他的手臂上,雙手環著他的脖子緊緊不放,微張的嘴流下的口水已經浸濕他的睡衣領口,一邊,還笑著說自己已經吃不下了。

 

  「……臭四眼,妳給我起床!」

 

  「哇哇哇!發生什麼事情啦~~~?」

 

**

 

  「哈哈,里縮里夢到偶跟莫不里特跑惹(你說你夢到我跟莫布里特跑了),然後把諾阿丟給里?(然後把諾亞丟給你?)最近更奏太累惹嘛(最近工作太累了嗎)?」

 

  起床後,「孩子的爸」一邊按壓被枕到發麻的手臂,一邊一五一十地將可怕的夢境一吐而出。要在平常里維是不可能做這種事情,因為這不僅透露他的內心世界,更有將莫布里特當作假想敵的傾向,這種事怎麼說都不光彩,但他仍在驚魂未定的狀態,被嚇醒翻下床的韓吉一問,就全都招了。

 

  「把嘴裡的泡沫吐掉再說話,誰聽得懂妳在說什麼?」

 

  里維靠在廁所門邊,被壓了整整一晚,他的手仍麻著,還是重要的右手,連早餐都不能準備。韓吉則是笑了笑,吐了刷牙起的泡沫,再漱漱口。

 

  「欸~莫布里特就聽得懂也說不定喔,哈哈~不過里維,諾亞這個名字不錯呢,男孩女孩都可以用,你想到一個好名字喔!」

 

  洗把臉,再用曬得香噴噴的毛巾將水漬擦乾,韓吉真心覺得「諾亞」是個很可愛的名字,更重要的是,悶騷小矮子連小孩的名字都想好了,某些更重要的程序是不是應該先趕快做一做!

 

  「真是夠了,不准告訴莫布里特這件事情!」

 

  「不會啦不會啦,對莫布里特的話不會……雖然我可能會不小心告訴納拿巴和艾爾文,哈哈哈哈哈~」

 

  又出現一個令他煩躁的名字,里維當真有種夢境延續到現實的感覺,同樣煩躁的清晨,同樣令人手忙腳亂。

 

  「是說……你該不會在吃莫布里特的醋吧?他可是我可愛的小助手,別給人家添麻煩喔!」一抬頭,韓吉猛地湊近到眼前,鏡片下的雙眸眨了眨,接著露出一個燦爛微笑。

 

  「……一天到晚拖人家下班時間的人才沒資格跟我說這些,快去準備,上班要遲到了。」

 

  「嘻嘻~好像也是,啊!早安吻~」說罷,她便湊了上來,在他頰邊為印上一個充滿薄荷清香的吻,又蹦蹦跳跳回房更衣。

 

  「對了里維,你怎麼還不換衣服?我會遲到,你也會遲到吧?」

 

  只見里維抬了抬手臂示意,韓吉立刻就懂了。

 

  「嗚哇~好吧,只好讓韓吉小姐來替你服務了。」

 

  「閉嘴,妳這個罪魁禍首!」

 

**

 

  趕到公司時,正好遇見站在大門等韓吉上班的莫布里特,原來臭四眼一早就有報告,還忘得精光,幸好有得力小助手安置一切,只等主角登場。

 

  「協理早安,主任,動作請快一點,開會要來不及了!」

 

  莫布里特催促韓吉之餘,對里維仍是禮數周到,他從以前就覺得這男人真的很不錯,工作能力佳又謙和有禮,可惜他是完全的研究型人才,況且韓吉也需要人照顧,否則真想收編營業部。

 

  只是今早,里維很難坦率面對他,一方面是為了那古怪的夢,另一方面,他意外得知了某些訊息。於是他只朝莫布里特點點頭,便快步往自己的樓層去。

 

  「協理是怎麼了?」

 

  「便祕了吧?哈哈哈~」韓吉邊朝不明所以的莫布里特拍肩,讓他不用在意,邊忍不住大笑。

 

**

 

  那是在出差回來後不久的事。

 

  出差期間和(似乎對女人很有一套的)艾爾文和米可一起,調侃聽了不少,有用的建議也不少,尤其最後一天,米可看了老婆大人傳來的訊息後,開始明示暗示地提點里維向韓吉求婚,實際上里維也正有此意。

 

  因為雖然從聖誕節表達心意至今,僅有短短兩三月逾,時程上來說確實稍嫌匆忙,但兩人實際上心意相合早就超過十年,同居生活也可以看出彼此適應得不錯,絲毫不像冷戰了十年的模樣,更重要的是,自從韓吉應允了自己的心意,里維強烈的獨佔欲便不斷催促他,讓她完全成為自己的人,留在自己身旁。

 

  於是,在兩位友人慫恿說服下,在回程途中的機場免稅店,他便買了訂婚用的戒指,本想在回家後第一時間向韓吉求婚,被她熱情的歡迎式打斷,再來兩人工作又開始繁忙了起來,如此這般延期再延期,時序已自冬天,完全進入春天。

 

  當然,這段期間情侶之間的相處細節從沒少過,周末偶爾也會外出約會散步,里維一直能深深感覺韓吉對自己的心意之堅定,只是,他卻也找不到適當時機開口。

 

  兩人維持著老夫老妻的默契,和新婚夫婦的熱情,他不討厭這種感覺,只是再這樣下去,做六月新娘的時機都要過了,里維一邊盤算時點,一邊計畫求婚大作戰。

 

  而那件事情,便是在某個當他下班,要去研究室接韓吉,順道強迫她下班回家時發生的。

 

  那時,他腦袋裡只有周日洗的衣服還沒收,今晚沒菜了乾脆去吃拉麵,還有明天便當該怎麼準備這種日常生活的細碎小事,抬手握著研究室門把,正要壓下去前,突然聽見裡面傳來對話聲。

 

  那是莫布里特的聲音,韓吉身邊最能幹的助理,看來他又被自上司拖到下不了班,正打算開口營救,便聽到他們清楚的對話聲。

 

  「韓吉主任……跟著里維協理,妳過得幸福嗎?」

 

  「啊?這麼說有點難為情呢,嗯…..雖然那個臭矮子偶爾有點囂張,潔癖也很嚴重……不過我很幸福,他做的蛋包飯也很好吃……不對啊、莫布里特,我是在問你怎麼不去交個女朋友,跟里維沒關係吧?」

 

  「既然如此,只要韓吉主任過得幸福,就算沒有女朋友,我也很幸福了。所以、所以……請韓吉主任別再為我操這個心了。」

 

   「欸?這怎麼行呢?莫布里特可是我最得力的助手喔,你的幸福我當然很重視!嘛……我想我也有不對吧?必須承認自己太依賴你,才讓你沒時間參加公司聯誼或去外頭認識可愛妹子,但生活和工作都很重要,這是必須兩立的,偏重哪邊都不好,所以,今天快下班休息吧?」

 

  「韓吉主任……謝謝妳,但是真的不要緊,能待在主任身邊做事,就是我的幸福。」

 

  「莫布里特,聽你這樣說,我會感到難過喔。待在我身邊就是幸福的話,如果有一天我不在這裡了,你要怎麼辦?就身為工作狂這點,你和我真的非常像呢,但是,我有里維阻止我,把我拉出研究室,而你……你不能一直待在這裡。」

 

  「韓吉主任……不,學姊,妳還不明白嗎?其實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就一直對妳──」

 

  「我待在里維身邊很幸福,所以,我也希望莫布里特可以找到一個特別的人,並且待在她的身邊,感受到研究以外的幸福。因為,你也是我親愛的學弟呀。」

 

  「學姊──」

 

  "吭啷"

 

  對話到這裡戛然而止,有什麼東西掉落、撞擊地面磁磚的聲音,接著是跑向門邊的腳步聲,聽得入迷的里維趕忙後退,在門被開啟同時退到走廊的影子之中。

 

  衝出來的是位個子嬌小的黑髮女孩,他記得她好像叫做妮法,是研究室中與韓吉並列為二的女性。方才都沒聽到她的說話聲,這麼說來她也躲在暗處偷聽嗎?

 

  「差不多該走了,這些東西交給我收拾,你先下班吧,這是主任的命令。」

 

  裡頭又傳來一些動靜,不久後,垂頭喪氣的莫布里特走了出來,再過一下是關燈的聲音,韓吉待他走遠,才緩步踏出研究室。

 

  「韓吉,要回家了嗎?」

 

  里維盡量裝出剛來的模樣,而心不在焉的韓吉似乎也沒注意到他的心神不寧,只是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

 

  「奇遇呢里維,你是特別來接我的嗎?吶、今天晚上吃拉麵好嗎?我想去之前我們去過的那一家。」

 

  這件事情韓吉並沒有像里維說明,里維也就不問,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其後遺症卻在今早的夢中顯現了。

 

  儘管在他們的對話中他明白韓吉對自己心意之堅定,但同時,他對莫布里特亦開始懷抱淡淡的歉疚,以及更多複雜得難以說明的情緒。

 

  半是勝利的喜悅與驕傲、半是對失戀情緒的心疼與不忍。中學時,當他在那間教室裡拒絕佩特拉,也曾有過類似而難以名狀的心情。

 

  當兩顆心心心相印,這件事本身已經是奇蹟,然而自己能延續這個奇蹟多久,又令里維感到煩腦不已。人心瞬息萬變,自己不能擔保對韓吉的心永遠不變,又怎麼要求她也能永遠深愛自己?

 

  "抱歉把你的手臂睡麻了,今天上班也要加油喔,諾亞的爹地

                      By 諾亞的媽咪 "

 

 

  手機震動聲將里維自沉重的思緒中喚回現實,是韓吉傳來的簡訊。那段文字瞬間平息了他的焦慮。

 

  儘管不知道改變的那一刻何時來臨,那怕只有一剎那,里維仍戰戰兢兢,希冀要將奇蹟延續下去。

 

**********

主題十九:把對方的手臂當枕頭

這樣一定會麻掉(爆)

經歷開學第一周,圖書館及學校兩邊跑的生活,發現自己可以透過一個早上寫寫小說放鬆身心,真是件很好的事情

(里韓還有這樣的療癒功能!)

其實我一直覺得談戀愛是奇蹟,當自己喜歡的人同時也喜歡自己,在全世界七十億人口,他的交友圈七百人裡面(以臉書好友計算的話XD)七百分之一的機率也夠小的了,就像現在獎學金考試一百人取五十人,我都很怕自己上不了這樣,七百人取一人(假設扣掉沒有性趣的那一性好友半數,350/1)還能被選中,也是上天眷顧

但是被選上以後,要如何維持奇蹟呢?

其實這篇只是想透過里維表現我自己本身的焦慮,雖然因為種種原因,我被選上以後,又再度回到單身狀態(哭哭)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兄妹,不對,終究可以長久維持奇蹟

那麼我們下周再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ku 的頭像
Toku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